追蹤
雲旭樓~雲林第一道曙光
關於部落格
20年的學校卻有42年的校舍!
一個雲科大與雲林國中18年來致力文化資產保存的集體成就!但是,這個文化資產即將面臨被拆毀的命運…
  • 95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新』與『舊』:文化資產的保存與再生

「文化資產」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面對文化資產,首要的處理概念是”保存”。簡單說,這是一種『如何將重要的歷史證據留在生活裡』的方式。那麼,當我們看到這些拆除歷史證據的事件不斷在日常生活裡上演時,我們自問,這些事與我們有什麼關係?進一步思考,做一個文化公民,我們有沒有責任去提出,要保存屬於我們的文化資產? 以台北的樂生療養院與協助保存的學生們為例,樂生療養院跟那些學生們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學生們知道、並且要做的是,讓臺灣醫療史的具體象徵被保留下來,保留樂生療養院院區(院生居家的生活空間),就是能為這段歷史(臺灣醫療發展史)保留一個見證。 高樓大廈是進步的象徵?! 試著從德國學者Peter Breitling曾提出都市發展與規劃中,可能違犯的七種死罪,來探討這個問題: 1. 聚落凋零化與環境剝削。 2. 過度成長與發展尺度失當。 3. 地方空洞化及空間空洞化。 4. 醜陋化與意象景觀的失落。 5. 歷史的失落和進步的狂熱。 6. 抽象的趨勢。 7. 單一及不願妥協。 其中,『醜陋化和意象的失落』、『歷史的失落和進步的狂熱』,則是指出了很多發展過當的都市與人文環境,其實是忽略了”歷史”是環境中重要的元素,而誤以為,蓋了”高樓大廈”,就是”進步的象徵”! 其實,這是對於進步本身的一種錯誤的理解與狂熱。而臺灣,一直在犯這種錯誤! 在歐洲,很多城市,不單是建物本身被留下來,包括整個聚落,都被保留下來。回顧臺灣的環境,或許無法將整個聚落保存下來,但是,還是需要努力的將有歷史價值的建築保留下來。 透過另一個議題,來延續以上的思考,那就是,如何重新認識我們的文化資產? 重新認識「文化資產的保存」 「所有能喚起任一記憶的事物,皆為『紀念物』」。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cro。B.C106-43) 西方世界常引用古羅馬時期的哲學家西塞羅的這個概念,來說明歷史保存的概念。而紀念物,則存在於我們生活周遭,例如,老照片、舊信件等,都可能成為紀念物。當然,或許不是所有的紀念物,值得以公眾的方式留下來,但是,有一些有意義的紀念物,跟人們的生活、文明發展有密切關係的紀念物,例如,西螺大橋建造時期的歷史影像、糖廠倉庫的老照片,即便是老舊的倉庫,也都代表了某一文明發展時代裡的『文化標的』。 紀念物VS文化資產保存 如果將紀念物想像成文化資產,對於紀念物進行文化資產的保存,以最簡單的概念來說明,那便是,「人類為了保有某一種值得喚起的『記憶』(經過公眾、學理的檢驗),所進行的一項作為」--人們選擇過去歲月中所遺留下來的物件,驗證其具有某種藝術意義、文化歷史意義之後,加以保護並避免其毀壞、頹蔽、錯誤增減修改、或脫離其原有之涵構,以確保其能夠真正流傳至下一個世代,此一作為即是所謂的『文化資產保存』。 案例 彰化永靖餘三樓:雖是一處私人民宅,但是,可以瞭解的是,他是否具有代表臺灣某一個時代的建築史意義?作為彰化永靖這一帶聚落發展史上的重要意義?甚至是,具有當地某一個家族發展史的重要意義?以及,標誌了某一時代的常民發展史、常民藝術史的意義?如果我們可以去驗證這個意義,那麼我們認為,他就值得保存! 台中放送局:標誌了臺灣的廣播發展史、電台的發展史,以及,從古典建築史進入折衷主義時期的建築史的意義。 樂生療養院:具有臺灣衛生醫療發展史的意義。 捷克Tuganthart: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之一的捷克Tuganthart,看似平常路邊的一棟平常建築,卻是出自一位現代主義時期實務學理俱優的建築師的作品,所以,他不只是捷克的古蹟,也是世界文化遺產之一。 保存古蹟≠冰凍式行動 對於古蹟,要進行某種作為,必須保護他。然而,保護的方式,不只是列入古蹟名錄、進行修復、然後成為原地冰凍式的古蹟。而是必需進行不同的行動-- 德國Vierheim的香煙工廠:這個工廠的建築年齡也不長(不到一百年),但他代表了該地產業發展的痕跡,鎮上的人多數在香菸工廠工作過,經過了部分的修繕、某種再利用之後,目前作為社區的圖書館。 德國某古堡:其保存方式和修繕理念是用廢墟殘骸的感覺保存他,讓他保存最基本的生命樣態,把所有的歷史證據作最大程度的保留。 西班牙Figueres舊建築:本來是舊劇場,採取一種半整修、半再利用、半廢墟式的保存,最後作為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達利的美術館。 國際憲章裡的文化資產精神 「各世代人類所產生的歷史建築(文化資產),包含著過去歲月所傳下來的信息,留給當今世代一個人類古老傳說的活見證。人們越來越認識到人類各種價值的統一性,而將古代的紀念物視為一個共同保護的文化資產。一般意識到,為未來世代保護這些文化資產係我們共同的責任。將這些豐富的歷史信息完全地傳遞下去是我們的義務。」威尼斯憲章(1964年) 從「歷史證據」的角度與觀點來說明,文化資產述說著、傳遞著、並且映照了人類在歲月中的理路與痕跡。 例如,澎湖的天后宮--是非常明顯的歷史證據與信仰載體,而且見證了漢人宗教體系的遷徙過程(從大陸到臺灣群島)。雲林的濁水發電廠--他見證了臺灣水利史的里程碑。虎尾溪鐵橋--雖只是臺灣糖業發展史上的小小工程,但也見證了臺灣糖業發展的過程。 文化資產保存不僅僅是保存,保存的過程,映見了人(類)的脈動: 1. 紀念物或文化資產是由人類在過往文明歷史中所創造的事物,或事物的一部份。 2. 讓事物具有某種重要的意義,如歷史意義、藝術意義、都市規劃意義、科學意義或民族學意義等,而具有留存至下一世代的重要價值。 3. 文化資產的保護是為了一般大眾的「集體記憶」或「文化利益」的旨趣。 因此,重新體認,一條老街、或者一個醜陋的集中營(德國Dahau),其實是經由保存與再利用,重新被賦予新的意義。那麼,保存與再利用的價值何在? 「所謂的文化資產不應僅限於偉大的作品。凡是能見證文明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的事物,均具有保存的重要價值。憲章第一條說明:『歷史文物建築的概念,不僅包含個別的建築作品,而且包含能夠見證某種文明,某種有意義的發展或某種歷史事件的城市或鄉村環境。這不僅適用於偉大的藝術品,也適用於由於時光流逝而獲得文化意義,但在過去比較不重要的作品』」 (威尼斯憲章第一條) 十九世紀的文化資產保存僅著重”重要的”教堂、藝術作品,許多的考量純粹以”美學”為標準。所以,北港朝天宮、新港奉天宮等是”偉大匠師”的作品,精雕玉鐲,本身極度具備”重要的”信仰見證,具有重要的保存。可是,我們的生活周遭裡,其實還有很多過去不重要,但隨著時光流逝,慢慢開始展現了常民住居文化的保存價值與文化意義,例如,澎湖的望安聚落、大陸福建永定的原樓建築,過去都非常不重要,而且是很純粹的民宅住居形式,但是,透過時間累積,特殊性慢慢浮現,因而被保存下來。 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德國魯爾區一處挖媒工廠,設立時間為1928年(年代並不久遠),但是,其重要性不亞於中國的萬里長城、埃及的金字塔。因為,在現代主義時期,他標誌、見證了德國魯爾區煤礦的興盛,透過保存的同時,結合了建築史的意義和地方產業發展史的意義。這是歐洲國家在歷經百餘年來逐步推動的歷史文化保存,不僅留有優美的歷史環境,生活裡存在科技的進步,也具有人文的進步。 所以,文化資產保存的思維,乃是近代以來人們對於人文環境的重要想法。人們意識到生存環境不能僅以「開發」的觀點加以對待。人文環境的保存就像自然環境的保育一般。不僅不該被視為負擔,反而應該被視之為人類與環境共生的新思維。 關於雲旭樓 不只是文化資產,面對我們生存與生活的環境,我們需要把時間視野拉的更遠。但,不只是把時間往前看,同時,也需往回看。反覆的,來認知雲旭樓的存在價值: 1. 一種文化資產新價值:從威尼斯憲章裡的場所精神。 2. 校園的集體記憶價值。 3. 臺灣義務教育史的活載體(民國五十七年開始的臺灣九年國教開放年代):要瞭解臺灣的教育發展史,可從許多文獻、法令、史料著手,但是,是否有空間、古蹟、建築來呈現,目前臺灣又剩下多少當年九年國教的建築形式呢? 4. 臺灣學校(標準)建築史的見證:當年,為了供應大量的九年國教所需要的教育空間,政府統一委託成大建築系的老師,畫了一個學校建築標準圖。目前存藏在成大建築系系圖書館裡。所以,雲旭樓作為九年國教的紀念物,他與臺灣教育發展史息息相關。因此,更能強調,雲旭樓相當程度可作為臺灣開啟九年國民教育的空間表徵下的紀念物。 5. 雲科大史前史的蒐藏與展示:雲科大的史前史不會只有甘蔗田,還包含了過去雲林國中的遺跡。試問,哪個學校,在校園裡,留下史前史的遺跡? 霧峰的地震博物館裡,可見一棟頹圮的霧峰國中,便是與雲旭樓相同的三層摺版屋頂建築。 政府當年實施九年國教時,需短時間興建大量國中校舍,省教育廳將國民中學教室標準圖設計,交付當時「省立成功大學建築工程系」處理。 此一設計案,由成大王濟昌教授負責設計。教室基本單元分為三種:一、一層樓型,主要作為特別教室、福利社、廚房餐廳等使用。二、二層型,但數量極少;三、三層樓型,大部分的國中,都由三層與一層所組成。無論是一層或二層或三層,共通的特色是,造型構成都有摺版屋頂。 當時,以工學來講,摺版屋頂等於是斜屋頂功能,有利於排水、結構補強作用、隔熱、散熱等優點。 這是,王老師當年帶著好幾位成大建築系的學生,一起設計、共同完成的作品。 這樣的標準圖,在台灣的近代建築發展史、都市發展史中造成一個有趣的現象與事實。因為,他不僅出現在學校建築裡,同時出現在許多公部門的建築形式裡。三、四年前,崙背鄉公所進行舊公所的保存時,當時便發現許多公家機關的建築圖式皆來自標準圖式的規劃。但是,過去依標準圖建造的鄉公所、警察局、派出所與學校建築等已經越來越少,而標準圖,則凸顯了某個時期的臺灣建築政策。雲旭樓的保存與再利用,相對凸顯、再現了這個時期的建築政策與規劃形制。 身為雲科大的一份子,我們更需關心,雲科大如何處理這塊土地的歷史記憶。 文化資產保存的發動與誰有關? 〈文化資產法保存法〉之規定:  第十二條:主管機關應普查或接受個人、團體提報具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價值建造物之內容及範圍,並依法定程序審查後,列冊追蹤。  第三十七條(遺址)、第五十三條(文化景觀)、第五十七條(傳統藝術、民俗及有關文物)、第七十七條(自然地景)、第八十七條(文化資產保存技術及保存者)亦同。 〈文化資產法保存法施行細則〉中規定  第八條:本法第十二條、第三十七條、第五十三條、第五十七條、第七十七條及第八十七條所定主管機關普查或接受個人、團體提報具古蹟、歷史建築、聚落、遺址、文化景觀、傳統藝術、民俗及有關文物或自然地景價值或具保護需要之文化資產保存技術及其保存者,其法定審查程序如下:  現場勘查或訪查。  做成是否列冊追蹤之決定。前項第二條決定。,主管機關應已書面通知提報之 個人或團體。 〈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中之規定  第二條:古蹟之指定,依下列基準為之:  具歷史、文化、藝術價值。  重要歷史事件或人物之關係。  各時代表現地方營造技術流派特色者。  具稀少性,不易再現者。  具建築史上之意義,有再利用之價值及潛力者。  具其他古蹟價值者。  前項基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地方特性、另訂補充規定。 〈歷史建築登錄廢止審查及輔助辦法〉中之規定  第二條:歷史建築之登錄,依下列基準為之:  具歷史文化價值者。  表現地域風貌或民間藝術特色者。  具建築史或技術史之價值者。  其他具歷史建築價值者。  前項基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地方特性、另訂補充規定。 我們勢必要不斷挖掘、驗證與論述生活裡許多具有文化意義的事物,這裡面便有非常多的東西值得去保存,這與新的事物並不相衝突,而且,新的價值與特色,將形成獨一無二的在地知識、特徵與價值。例如,大正時期的老派出所、北港水塔裡的小機房、虎尾的車站、澎湖的望安聚落等案例。越來越多的實例說明了,新與舊並存、相融,文化資產其實為整體環境形成另一種進步與優勢。 歷史印記與當代生活,能夠並存、進步?! 歐洲的案例 德國的四百年穀倉:這座平凡建築,從穀倉功能退役後,歷經了男童學校—女童學校—綜合學校--鎮公所--紅十字會--消防隊。過程中,歷經各種再利用的社會身份,並且,跟每一個時代需求都能彼此結合。四百年來,柱樑歪斜了、又整修好了,目前,他最新的使命是德國一個大學重鎮裡的城市博物館,這是一個非常尋常的建築物,一棟簡單的穀倉,想想虎尾的糖廠,在過去,是一個完全不重要的建築物,完全不是偉大的建築,四百年來他沒有偉大用途,卻見證了四百年前的穀倉形式、產業證據、營造技術。 西班牙巴塞隆納的軍營:這棟百年建築,形式簡簡單單、整整齊齊,從建築主體可以發現一百年前已經大量開始運用柱體,被保存後,成為巴塞隆納的一所大學校舍,學生在裏面上課,建築主體跟當代機能完全整合在一起,裏面舊的木結構顏色比較黑,上面微微斑駁的痕跡,顏色較黃的是新的木料,新的木料和舊的木料可以用方法合置,這證明了:『新的生活永遠可以用好方法,與歷史文化整合在一起』。 時間變化與既建環境 我們生活週遭的環境一直在變、在異化,各種舊有的人為空間環境,在時代的發展歷程中,往往因為各類因素,產生拆除毁壞頽圮的狀況,陸陸續續的變化使得新式建築出現,整體環境變遷受到這樣的循環,產生既建環境。近代以來,市場經濟過度發達,所謂近代是一、二百年來,在營建技術、材料的發展快速,這一百年來的環境異化速度甚至大於過去一千年。雖然,異化是正常現象,卻因為速度太快,使得生活裡的微小事物快速而完全的消失! 長期以來,臺灣的開發或建設,往往是,全面剷除式的推翻與更新! 這樣的發展往往無視於土地上的既建環境。假如,既建環境上有一條小河流、考古遺址等特質,卻往往不被重視。所以,我們必須重新檢驗其重要性,土地,只是面積算計?一塊客觀的土地?還是,包含自然與人的發展脈絡、文化特徵與歷史記憶?當然,空間環境的異化有其歷史的必然,只是,在巨變的環境下,忽視了環境與人的傳承關係,以致有以下問題: 1. 在地認同感與自明性的喪失 2. 環境認知程序的混亂 3. 集體記憶的失落 4. 歷史的延續性 一昧的追求高樓大廈、把具有歷史文化意含的建築在我們的都市裏一一拔除,這樣的都市開發勢必須重新被檢視、被反省!譬如,在西班牙,有座老教堂,左肩看起來有點頽圮,其實,他修的非常好,此處的故意不修,是要留一個歷史性的傷痕….。所以,從『保存』與『再創造』的共存、共生、共新開始。面對土地,不只是”蓋房子”的觀點,而是,發展一個更成熟、更為細緻的方式,讓”保存”與”再利用”、”再開發”之間相互結合! 以保存、再發展的概念,可發現,不同可能之外的另一種答案。雖然,不見得可以得到很優美的環境。不過,卻能擁有獨一無二的創造機會!這樣的例子在歐洲其實非常之多,譬如著名的德國魯爾區有個瓦斯糟空間,這將近一百公尺的瓦斯糟,經過整頓、保存後,形成了一個全新的創造,裏面不再放瓦斯了,裏面放的是書店、咖啡店、演講空間、以及展覽空間,人們以新的方式在空間裡活動。 這是一個環境歷史性的空間療癒與展示! 將保存、保存性再創造的理念,進行本質性思考,作為環境更新與異化的新思維。那麼,在一個場域裏面,一段時間內進行的一種環境措施,環境保存=環境更新=環境整頓=環境治療,將有益於剷除式更新,也是一種保存性的治療。 所以說,環境的保存是一種環境的再創造,只是策略、手段不一樣!用這様的思維來思考雲旭樓之於雲科大校區,可以占有一席之地嗎?可以成為雲科大校園裏另一個有趣、有歷史文化意義的景點嗎?這很有趣的,透過這種保存性的治療策略,”雲旭樓”與”新大樓”的共構,將使得雲旭樓的保存,不只是保留一棟舊建築及其歷史記憶的鄉愁與懷舊心態,不只是把雲旭樓的影像、照片、殘片破瓦送進博物館進行保留,更有意義的是,讓雲旭樓跟著新大樓一起治療與更新,讓雲旭樓就地成為雲科大史前史的活載體,這是一種環境歷史性的空間治療與展示並陳的手法,對雲科大的發展史而言,這也是一個,在建築工程裡實踐人文理念的機會! 不只是假設,幾個案例可供借鏡~ 雲林縣口湖鄉椬梧李萬居博物館:一個營建歷史不到四十年、就美學而言稀鬆平常的簡單建築,柱子為混凝土柱,當時是雲林黨外運動辦報的地方--李萬居先生的故居,原來的芧草屋早就被拆了,目前這棟建物是他的親戚重新蓋的房子。就房子的意義而言,他涵蓋、承載一位重要人物的歷史事件或其意義意義,雖未登錄歷史建築,但村民都認知到要保留下來。在未整理前,庭院雜草叢生,經過當地社區歐里桑努力推動保存,相對帶動聚落再生。開始一連串的討論:他可以變成什麼樣子?可與社區交互適應嗎?在此同時,也開始一連串的計劃:進行一個小心謹慎的再開發、再創造,進行一棟建築的整建並不意謂著就要拆掉他蓋新的,相對的,這社區非常缺社區活動中心,他們仍然沒有社區活動中心,他們留下這個具文化意涵的空間--例如,增加一個活動舞台,涼亭等等。這個案例裏,村民關心的是:將村莊裏重要的事情留傳給下一世代,也就是,李萬居身為一個知識份子的精神,這個精神透過書籍留傳,同時,這間屋子則成為具體、活生生的證據,當成李萬居的知識份子精神投射,並且產生很好的效應!目前社區小朋友都認識他,也把社區當代的生活需求,與歷史保存同步整合,形成有趣的空間。也成為椬梧地區保存的成功的案例。也包括椬梧樹的復育。過去原來是神明廳的室內空間,因閒置許久未使用,目前規劃成展覽館,並不排除放上新的設施新的傢俱裝置產生新與舊可以小巧地融合在農村合院的空間裏,因為這個空間整頓,喚起居民對舊的農舍以及李萬居精神重新認知的契機。 西班牙巴塞隆舊倉庫改建成卡塔隆尼亞歷史博物館:這舊倉庫始建於1888年設計的公共磚造倉庫,1901年完成,原作為貿易倉儲之用。這棟被視為巴塞隆納最重要的工業文化遺產之一,在1992年完成整修,成為當地公立歷史博物館、社會福利局和餐廰等機能。本是一個簡單的磚造倉庫,但,室內有19世紀高聳的吊貨空間,完全能夠提供現代所需,經由設計整合,卸下原來的歷史任務,取而代之是文化空間的再利用。 西班牙米納社區中心:只是一棟中間挑高二層樓的空間,並沒有太多美學上的討論意義。簡單的建築物,卻因某種意義,被當紀念物。方形建築盒看的到建築師的巧思,一個簡單軀殼,透過創造過程,小心謹慎的保留空間,看到創意也看到保存成果,重新展現新生命,因而呈現新的意義,小社區舊工廠也可以是非常有趣的建築。這個有趣絕不是因為他有雕樑畫棟,而是一種巧思的展示與呈現。 荷蘭瑜特瑞希特市政廳(Stadhuis in Utrecht) 的改造:據說從16世紀起,陸續從市政廳附近買隔壁房子,每戶空間、年代不同,經過重新整頓、保存、驗證其意義與價值後,做了一個新舊並存的設計:後門變前門、環境雕塑與17世紀的風格相呼映、老軀殼新皮膚、歷史拼貼的概念採新舊並存。所有的環境應該讓新、舊交容,保有歷史根味,形成有意思的空間。這個歷史性空間,一再用拼貼概念,將過去被修膳的痕跡保留,加上鋼構留存,拆掉再隔間的空間痕跡,也都運用修補拼貼方式進行,讓空間裏充滿歲月和變遷的痕跡。 西班牙聖卡塔琳納市場(Mercat de Santa Caterina):位於巴塞隆納一個市場裏的一百五十年的建築,是巴塞隆納第一個有屋頂的市場。1997-2005年間進行整修,原來的屋頂已塌,因此,建築師在屋頂上做了全新的設計—由整面顏色豐饒彩繪面磚與木結構支撐,讓市場整體感覺生動、活潑又有趣,也像一塊桌布,特別是,這些屋頂上的彩色磁磚就像市場裡的蔬菜水果的顏色一樣可口、生意盎然。這個曾經蕭條過的空間,經過巧適與創意的改造後,不只是記憶的地標,重新變成城市的新地標、一個豔麗而創意的都市空間。 德國柏林豪景旅館(Esplanade Berlin):建自1907年,1945年遭盟軍轟炸,1961年柏林圍牆建成後,建築於隔離區上無法使用,卻為多部電影取景之用,1989年僅存的建築體指定為紀念物,1993年形成共識,決定將建築殘體以科技方式結合到新建築中,成為日商SONY CENTER建築體之一。裏面有旅館、辦公室、博物館、電影院等,與新建築共構,蓋成巨大的SONY CENTER,中央是個大廣場,使用現代主義概念的玻璃與鋼鐵建築,提供多元的生活機能。舊建築本身殘破,經居民力求保留,但保存下來不一定要恢復舊貌。從斷坦殘壁到成為科技與歷史並存的新穎空間,建築師將殘牆以玻璃盒子圍起來,忠實保存破離原貌,讓人們參觀,新舊之間呈現二極化形象,這邊可看到幾個修護理念,忠實保留歷史的珍貴性,並且,如實提供新的生活需求。 從國際憲章到幾個案例來看,古蹟的價值已經不建構在年代的長短,而與其歷史與文化的特殊性有關,魯爾區煤礦工廠就是一例,雖僅70-80年,卻已入世界文化遺產之列。這表示,文化資產的價值面向轉向另一種價值與理解。 在我們的生活裡,如何去檢視這棟建築(雲旭樓)的意義與價值?以雲林國中的角度?雲科大學生的角度?或者是,一位文化資產專業者的眼光? 回到科學精神與理性態度的基本價值,面對雲旭樓,我們需要細緻的認知、驗證其重要性,不論是臺灣九年國教(標準)建築發展史、雲科大史前史的蒐藏與展示,透過新舊相容與並陳的環境歷史空間概念出發,這樣的期許與希望,對於雲科大的整體發展史,將劃下,嶄新一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